CSCI4140 Group Photo

傳承

人大(老)了,總喜歡想當年,特別是一些生離死別的時候。朋友都知道我每年都會回去大學做一些分享。做了五年,迎來了一個完美的句號。就以此文記下當中點滴。 香港地要開公司不難,放下幾千元去註冊就可以,之後你要叫自己做 C 什麼 O 也可以。反正十幾年前還沒畢業,誤打誤撞下我就去開了公司。碰壁少不免,接 job 給人欺負(騙)更加是等閒事。那時候年少無知,交了不少學費,閱歷也多了一點,開始對前途有點不同的看法。 到 2009 年,下定決心要離開大學的工作,出去闖一下。接觸到什麼叫 startup,也認識了一些前輩,眼界大開。記得有前輩說過:「何解要搞什麼創業活動?就是這幾年間經歷多了,會去想如果當日有人提醒自己一些事,也許不用走這麼多冤枉路。所以就將自己的一些見聞分享出來了。」抱著這個心態,自以為看得多了,也就想去分享一下。

誰說香港沒人才

坐在 Starbucks,聽著身邊兩位四字頭的阿叔,高談闊論香港的大學教育。 「而家有咩科易入呀?」 「Engine 啦。」 「Engine 都少人讀?都要有人讀工程架?」 「Engine 即係讀電腦果班嘛,香港做電腦邊有發達架丫」 「但我識一啲朋友都係搞呢瓣架喎,都好似唔差喎」 「你班朋友十幾年前開始做嘛,而家 Engine 只係差啲升唔到大學果班學生揀嘅水泡科咋」 「咁而家咩科難入呀」 「咪又係 Medi 呀 Law 呀咁囉,跟住咪 BBA 果啲囉」。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