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科技創業的生與死

近日,香港創業圈有很多前輩高人都在討論香港互聯網死不死的問題。先是兩篇 2013 年的舊文,由錢方的李英豪 [1] 和 Mailtime 黃何 [2] 寫的。兩篇舊文,最近突然被拿出來討論,前輩宋漢生、李學斌、黃雅麗都各自寫相關的文章了。

香港:亞洲創業都會?!

香港,一個位於南中國的奇特城市。 這個城市面積達 1,100 平方公里,但有 7 成以上土地因各種原因而不能發展;這個城市曾經被英文殖民統治近 155 年,但人口中有 95% 是華人;在這裏,(繁體)中文和英文同樣重要,聖誕和佛誕都是法定假期。 在這個奇異的國度,我們依然孕育了好一些舉足輕重的 startup,又吸引了很多外國公司落戶。

台灣那些事

第一次來台灣,是 2008 年。記得一切來得很突然,跟一位小學朋友晚上吃飯聊著聊著,隔天就去了買機票,一星期後就去了台灣。那時候不會聽也不會講國語,只記得台灣人很 nice,阿里山民宿老闆因為答應了我們,堅持不理醫生的忠告,從台中的醫院走出來,一拐一拐的帶我們遊遍阿里山。(我一定找機會再回去再住他的民宿!!!) 再去台灣,已經是 2011 年。那年因工作關係(對,就是在北京那些事中提及的公司),去了幾次台灣,認識了很多朋友,甚至為我帶來現在的工作機會。

創業比賽

還記得我讀書時,香港沒有太多的創業比賽。最有名的,就會要數由某某動物銀行舉辦的比賽,參加者多為商科學生。我沒有參加過,不敢作評價。只依稀記得有一年,報紙上讀過一篇相關的報導,說其中一名參加者的作品,是一個八達通手機殼;另一個印象,是一位老師說:「This is just a presentation competition.」。 近年有關「創業」的討論多了,每個月都有各式各樣的創業活動和比賽。去大學演講,總免不了被同學問我,他們應不應該去報名參加什麼什麼創業比賽。嘩!如此敏感的話題,你叫我如何回答。通常我會四両撥千斤,先問一句:「你們為什麼要考慮參加這些比賽?」

北京那些事(3) : 網絡監控

跟外國的朋友去解釋,中國的互聯網就像是一個獨立網絡一樣,跟外面的網絡世界完全分離。他有自己的一套法則,有自己的一套標準。最能體現的,就是那一幅無形的牆。 中國大陸的網絡監控 先聲明一點,我深信互聯網應該維持開放和中立,反對任何形式的監控,支持Net Neutrality。本文並不打算討論這一個話題。

教育下一代

每年年初,我都會去大學講故事,分享一下我過去十載年少無知的「荒誕人生」,今年也不例外。我很喜歡跟同學去交談,其中一個原因是學前輩一樣分享經驗,記得前輩的一句話:「假如當年有人同我講就好喇。」前輩幫我教我的,我有幸可以傳授給現在的同學。另一個原因,是從交談當中,我必定能有所啟發。 這兩星期,講了好幾場,參加了好幾個活動。也許是年紀大了,今年的感受特別深。

北京那些事(2) : 人才發展

我去北京,基本上都是做開發。團隊中有一名產品經理,因為工作關係,聊得特別多。原來他在紐約的投資銀行工作了幾年,一心想參與中國的經濟起飛「好勢頭」,毅然放棄高薪厚職回北京,最終加入了這個團隊。 超高的學習能力 其實開始也只是聊一些很表面的事,「為什麼要回國?」「為什麼要創業?」老生常談,在此不表。倒有一條問題,我至今難忘。他問我「你在香港是用 Rails 的吧?你怎樣開始學的?」我很好奇,堂堂一個產品經理,管什麼 Rails 不 Rails,而且團隊開發也沒有用 Ruby on Rails,而是用 PHP 的。

北京那些事(1) : 從抄襲說起

前言 2005 年曾經去過一次北京,待了數天,那時候走馬看花,記憶不深。依稀記得下雨時地上的水像墨汁一樣黑,還有那一頓差不多要200人民幣的全聚德晚飯(雖然真的很美味)。 到 2010 年,我的公司跟北京一間 startup 有一些業務合作,讓我有機會在北京待了整整一個月。這一個月的經歷,簡直是畢生難忘。 中國式抄襲 很多人說中國內地都是 copycat,他們只懂山寨,不會創新。無獨有偶,我去的這一家公司,整個產品概念,也是抄回來的。

殺雞取卵

聖誕節。一眾商家將之幻化成消費節。吃飯、看電影、購物,不單沒優惠,還要特別貴。 當了兩個月「量地官」,適逢年尾結婚高峰期,單單一個十二月已經四場婚宴,還要「過節」,支出多到「每逢佳節會嚇親」。 約一星期前吧,跟女朋友說:「看來今年應該沒什麼聖誕禮物了。」先控制期待吧。「好啦~~~~(拉長五秒)唔好殺左隻會生金蛋嘅鵝。」噢。。。暖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