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SCI4140 Group Photo

傳承

人大(老)了,總喜歡想當年,特別是一些生離死別的時候。朋友都知道我每年都會回去大學做一些分享。做了五年,迎來了一個完美的句號。就以此文記下當中點滴。 香港地要開公司不難,放下幾千元去註冊就可以,之後你要叫自己做 C 什麼 O 也可以。反正十幾年前還沒畢業,誤打誤撞下我就去開了公司。碰壁少不免,接 job 給人欺負(騙)更加是等閒事。那時候年少無知,交了不少學費,閱歷也多了一點,開始對前途有點不同的看法。 到 2009 年,下定決心要離開大學的工作,出去闖一下。接觸到什麼叫 startup,也認識了一些前輩,眼界大開。記得有前輩說過:「何解要搞什麼創業活動?就是這幾年間經歷多了,會去想如果當日有人提醒自己一些事,也許不用走這麼多冤枉路。所以就將自己的一些見聞分享出來了。」抱著這個心態,自以為看得多了,也就想去分享一下。

香港科技創業的生與死

近日,香港創業圈有很多前輩高人都在討論香港互聯網死不死的問題。先是兩篇 2013 年的舊文,由錢方的李英豪 [1] 和 Mailtime 黃何 [2] 寫的。兩篇舊文,最近突然被拿出來討論,前輩宋漢生、李學斌、黃雅麗都各自寫相關的文章了。

誰說香港沒人才

坐在 Starbucks,聽著身邊兩位四字頭的阿叔,高談闊論香港的大學教育。 「而家有咩科易入呀?」 「Engine 啦。」 「Engine 都少人讀?都要有人讀工程架?」 「Engine 即係讀電腦果班嘛,香港做電腦邊有發達架丫」 「但我識一啲朋友都係搞呢瓣架喎,都好似唔差喎」 「你班朋友十幾年前開始做嘛,而家 Engine 只係差啲升唔到大學果班學生揀嘅水泡科咋」 「咁而家咩科難入呀」 「咪又係 Medi 呀 Law 呀咁囉,跟住咪 BBA 果啲囉」。。。。。

香港:亞洲創業都會?!

香港,一個位於南中國的奇特城市。 這個城市面積達 1,100 平方公里,但有 7 成以上土地因各種原因而不能發展;這個城市曾經被英文殖民統治近 155 年,但人口中有 95% 是華人;在這裏,(繁體)中文和英文同樣重要,聖誕和佛誕都是法定假期。 在這個奇異的國度,我們依然孕育了好一些舉足輕重的 startup,又吸引了很多外國公司落戶。

創業比賽

還記得我讀書時,香港沒有太多的創業比賽。最有名的,就會要數由某某動物銀行舉辦的比賽,參加者多為商科學生。我沒有參加過,不敢作評價。只依稀記得有一年,報紙上讀過一篇相關的報導,說其中一名參加者的作品,是一個八達通手機殼;另一個印象,是一位老師說:「This is just a presentation competition.」。 近年有關「創業」的討論多了,每個月都有各式各樣的創業活動和比賽。去大學演講,總免不了被同學問我,他們應不應該去報名參加什麼什麼創業比賽。嘩!如此敏感的話題,你叫我如何回答。通常我會四両撥千斤,先問一句:「你們為什麼要考慮參加這些比賽?」

教育下一代

每年年初,我都會去大學講故事,分享一下我過去十載年少無知的「荒誕人生」,今年也不例外。我很喜歡跟同學去交談,其中一個原因是學前輩一樣分享經驗,記得前輩的一句話:「假如當年有人同我講就好喇。」前輩幫我教我的,我有幸可以傳授給現在的同學。另一個原因,是從交談當中,我必定能有所啟發。 這兩星期,講了好幾場,參加了好幾個活動。也許是年紀大了,今年的感受特別深。

沉澱

從西雅圖回港一個月,所有事也終於得到一個了斷,是時候來一個回顧。 去西雅圖是為了參加 Techstars Seattle 2013。Techstars 算是頭幾位有名的創業孵化計劃。在 Techstars 待了三個月,所見所聞,都令我覺得大開眼界。

洗燥

終於有機會,飛越更日線,騙取人世間幾個小時,去太平洋的另一岸。 小時候,我媽經常帶我去圖書館,那個年代,是蘋果還在為生存而戰、Windows 3.1 是世上最多人使用的圖像界面操作系統、Google 的創辦人還在念書的年代。記得有一次,讀到一本關於 Bill Gates 創立微軟的書,書名忘記了,但書中內容卻歷久不忘。那種沒有上班時間限制的環境(現在當然知道意思是24小時工作吧)、還有公司有無限量的汽水!那時候就有一個夢想,長大了,要去微軟工作,要知道,無限量汽水對小朋友來說,是很吸引的。 結果一路成長,這個夢想依然只是夢想。十多年間,變化夢千,微軟由天之驕子慢慢變成被指責的對象,蘋果經歷了重新,互聯網統治了世界。但我去矽谷這個夢想,依然未變。

練功夫

搞 Startup,網絡很重要。需要有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互相扶持,和一班熱心提攜的前輩。有幸四年前參加一個跳海活動,十多名參加者中,只有我一個還在怒海浮沉。難得(或者是可怕)的是,我自得其樂。 辦完 StartLab,最深的感覺是,我成功地推了一班年少無知落怒海,卻無能力再指點他們游遠一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