誰說香港沒人才

坐在 Starbucks,聽著身邊兩位四字頭的阿叔,高談闊論香港的大學教育。

「而家有咩科易入呀?」
「Engine 啦。」
「Engine 都少人讀?都要有人讀工程架?」
「Engine 即係讀電腦果班嘛,香港做電腦邊有發達架丫」
「但我識一啲朋友都係搞呢瓣架喎,都好似唔差喎」
「你班朋友十幾年前開始做嘛,而家 Engine 只係差啲升唔到大學果班學生揀嘅水泡科咋」
「咁而家咩科難入呀」
「咪又係 Medi 呀 Law 呀咁囉,跟住咪 BBA 果啲囉」。。。。。

以上真人真事,發生在旺角亞皆老街的樓上好戲星巴克,停筆多時的小弟正苦惱不知如何下筆,感激兩位阿叔提供靈感。


香港地,「high-tech揩野,low-tech撈野」簡直是金科定律。因此,香港地能賺錢的行業,都不是 high-tech。最近政府說要搞 fin-tech,結果其中一個彈出的的是 e-cheque,當外國有 square cash,中國有支付寶,這些第三方支付,已經做到接近即刻轉帳(第三方支付公司做了擔保),我們的政府說要推動還不知要等 T+N 的 e-cheque。啊,對的,square cash 這些太 high tech 了,會揩野的…… 君不見早前特首辦網站還建議你用 Netscape 嗎?

偉大的特首一邊叫年青人,有才華就要向外走,說香港不需要工程人才;另一邊廂政府就搞什麼初創企業的簽證,說香港沒有科技人才,所以要吸引人才來港。這種矛盾到極點的想法,實在連罵也沒氣力。


經常聽見一種說法,說在香港唸資訊科技相關的大學生,都是成績差的學生。看來也是,科網泡沫後,相關學系的收生成績就已經是年年倒數第一,畢業生有近半也轉行。

但事實上,矽谷的科技龍頭公司,每年都會在香港挖走不少好學生。有一些是現任員工介紹的,也有一些是通過他們實習計劃的。單是過去一年,小弟就有近十位朋友拿到矽谷公司的 offer,有些已經舉家移民加州,剩下的也準備好隨時出發,或被安排在週邊國家先上班。要知道這些龍頭公司的入職要求並不低,能被挖走的,都是人才。


早陣子出差北京,找了一位去清華大學交流一個學期的中大學生吃飯。

「在北京差不多一個月,習慣未呀?」
「Ok 啦,但呢度啲學生真係痴線架。讀書好勁架。」
「咁話晒都清華喎,點都有返啲斤兩嘅。」
「嚟左一個月,就發現原來自己過去兩年根本無讀過書,都唔知自己做左咩。」
「咁又唔好咁講,你個 FYP 都做得好好丫。而家做成點?之前有 bug 喎。」
「果個 bug 改好左啦。而家加緊多啲關卡,仲有啲野要執。」

KingdomMole

這個 FYP,叫 KingdomMole,是一個以教 programming 為主題的 online game。後台技術用了那些大學不會教,但在矽谷最火紅的技術。遊戲本身用 Mozilla 的 open source project BrowserQuest 去改,發現有錯,就將修改貢獻回原本的 project。

KingdomMole

你說這個 Project 很驚天地泣鬼神嗎?不是。但一份由兩個大學生完成的 FYP 來說,就絕對不失禮。

老老實實,誰說香港沒人才?